【父子年下】 A Concoction 謊言 (莊雋穎/莊富豪)(34-35)

34

莊富豪被莊雋穎留住了整個週末,住在郊區的房子倒有種渡假的感覺。他們週六上山後就沒再出過門,只窩在房子裏。

莊雋穎帶點私心地告訴莊富豪,傷口要通風才好得快,於是又見到莊富豪頸上帶著他的印記在房子裏走來走去一整天。

只是到了星期一,那些痕跡還是淡淡地掛在頸上。

莊富豪在要離開往沙翁集團大樓時抿抿嘴,莊雋穎即刻善解人意地拿著膠布,蓋住了痕跡,笑道:「只是好心幫朋友看管他的貓一個禮拜而已,怎知到最尾一天都出事。」

莊富豪見始作俑者這般毫無愧色,眼睛翻了翻,小聲地道:「這樣頑皮的貓準把牠的主人氣死。」

莊富豪的西裝染滿了火鍋的味道不能再穿了,只好借莊雋穎的襯衫西褲湊合穿著,看來尺碼差不多,只是頸肩位置有點鬆。...

【父子年下】 A Concoction 謊言 (莊雋穎/莊富豪)(32-33)

32

莊富豪就隨得莊雋穎靠在自己的大腿上,沒再說什麼話。

莊雋穎前一晚被莊富豪折騰,通宵了一晚,只於早上時在莊富豪的休息間裏睡了兩個多小時,這時躺下來,頭枕在莊富豪腿上舒服得讓他的倦意一下子上來了,電影播了十五分鐘就睡得昏沉。

莊富豪才想起莊雋穎早一晚通宵工作,應當真倦透了。

他的手撫上了他的額頭,拇指輕輕地撥弄著他的瀏海。

他隨莊雋穎躺在他大腿上,專注地看著那莊雋穎為他準備的電影,在有笑料時輕輕掀起嘴角。

莊雋穎在他大腿上睡得很沉,一直到電影完結了都還沒有醒。

莊富豪低頭凝視著莊雋穎的睡顏,又不捨得拍醒這樣累的他。他遲疑了一會,慢慢地往後躺去,靠在抱枕上找了個稍稍舒服的姿勢,脫下了眼鏡,合上了眼。

反正明日...

【父子年下】 A Concoction 謊言 (莊雋穎/莊富豪)(30-31)

30

莊雋穎滿意地偷看著莊富豪鎖骨上自己留下的痕跡,小心地控制自己不要得寸進尺,又輕吻上了他的頸。

他知道一觸到莊富豪的底線,他就會把自己推開,為了可以這般溫存久一點,莊雋穎還不敢造次。

莊富豪是一隻兇猛的老虎,這刻卻伸長了頸,哼哼著享受他的親吻。

要不是頸上有吻痕會太顯眼,他也會在這裏留下他的標記。

莊富豪桌上的電話卻不合時宜地響起來。

莊富豪回過神來,隨意整理了一下衣領,又示意莊雋穎到休息間小歇,才接了電話。

電話是藍座首打來的,提醒他十五分鐘後有會要開。

莊富豪掛電話後,又走到休息間裏的洗手間,想整理一下儀容。他在鏡中望著自己鬆開了的衣領和領呔,和下面若隱若現的紅印,臉不自覺地泛紅。

他抿嘴,輕輕把衣領拉...

【父子年下】 A Concoction 謊言 (莊雋穎/莊富豪)(28-29)

28

「小莊先生,加油呀。」莊雋穎今早碰到藍座首時,他劈頭就是這麼一句。

莊雋穎帶點疑惑,在走進辦公室時,門口的同事又帶點同情地望著他,道:「小莊先生,怎麼... 要幫忙開聲呀。」

「Wayne,努力去做。」當他走到莊富豪辦公室門口時,遇見和自己相熟的營運總監,他皺著眉地拍拍他的肩,語重心長地鼓勵著自己。

這都是什麼一回事?

莊雋穎都暈頭轉向了。

他在股東面前說要跟莊富豪學習,過了一個星期莊富豪的態度仍是這樣不冷不熱的,完美地扮演著父親的角色,一直都相安無事。

「小莊先生,莊先生讓你進去。」這時莊富豪的秘書告訴他。

莊雋穎捧住那一百個為什麼,推開了莊富豪辦公室的門。

莊富豪抬頭,見是莊雋穎,伸手指指梳化上的文...

【父子年下】 A Concoction 謊言 (莊雋穎/莊富豪)(25-27)

25

沙翁集團一年一度的董事會在這天展開,莊富豪身為集團的總裁,需要向董事會簡單滙報集團一年來的業績。

他在這方面一向都很順利,一來他是沙翁的第二大股東,二來最大的股東沙蓮娜對他很是信任,加上他一向以來領導沙翁逐漸擴大,其他股東對他都很敬重,他的位置更是穩固。

在眾人都坐在會議室等著沙蓮娜的時候,沙蓮娜就風風火火地推開了門,走了進去。莊富豪定眼,她身後跟著的,就是莊雋穎。

莊雋穎勾起了嘴角,對他笑了笑,莊富豪卻沒什麼反應,只臉無表情地安坐在自己的大班椅上,等沙蓮娜說話。

「大家好,我今天來是給大家通知股權的變動的。」沙蓮娜把公文袋放在桌上,雙手按著桌子道。

「大家都認識Wayne吧。」

「Wayne是要繼承...

【父子年下】 A Concoction 謊言 (莊雋穎/莊富豪)(24)

24

莊雋穎十多歲就被莊富豪送到英國讀書,除初中的同學外,在香港的朋友本來就不算多。

他和高琛和羅麗晶也算是一見如故,羅麗晶還介紹了她的姐姐、前度男朋友的媽媽和現任男朋友的妹妹給他認識,光解釋關係和前因後果就用了大半個小時。

莊雋穎忍不住笑羅麗晶他們的關係複雜,但明明是這樣複雜又尷尬的關係,這五個人的感情卻像家人一樣好,讓莊雋穎不由得羡慕。

他們都是很單純的人,雖然有點小缺點,但心腸很好。

好像他們以為他和莊富豪是那種關係,因為聽到他說莊富豪不理自己了,就問他是不是無家可歸,打算收留他,還陪他看電影猛食雪糕,哄他開心。

他覺得跟他們相處很輕鬆,就在高琛的家住了下來,很快就融入他們的圈子。

他告訴他們他在沙翁...

【父子年下】 A Concoction 謊言 (莊雋穎/莊富豪)(22-23)

22

莊雋穎翌日因宿醉整天都沒幹什麼,反正是週末,他也不用上班。

他昨晚他太醉了,只記得一些模糊的片段。

但見自己也沒甚麼財物損失,他也沒有深究發生過甚麼。

日子還是那樣過。

他上班,隨營運總監去開會談生意,近來沙翁的財務總監也有找他,讓他參與了一兩個重要的計劃。

他還是努力地學習著,卻早失去當初的動力。

愈認識得多,他愈發現莊富豪的厲害,現在他見到的,只是他需要處理的冰山一角而已。

他開始想,究竟他要多厲害、多勤奮,才可以廿四歲之齡成為一間公司的總經理,再逐步爬上去,直到今天的位置。

即使有兩位經驗老到的總監帶著,他還是需要慢慢地學,幾番努力後東西才開始上手。

他又想,是不是這樣能幹的人,情感上總有些缺失。

他們...

【父子年下】 A Concoction 謊言 (莊雋穎/莊富豪)(20-21)

原來已寫了四萬多字... 還只寫到這裏 這大概將會是我寫過最長的作品了我猜

20

莊雋穎正式搬走的那一天,他借了莊富豪的司機,幫忙把他的東西載走。

他只住了三個月,來的時候只簡單的一個行李箱,走的時候卻多了一個。

他的物品很多都一直儲在老家那兒,是他父母還未離婚前住的地方。

多了的一個行李箱大約是那些新買的日用品,和新造上班用的西裝。

他偷偷地偷走了莊富豪的一條領呔,大概對方也不會發覺吧。

司機在路上還打趣,說見他倆感情現在這麼好,以為他不會搬走。

他只笑笑,掩飾著自己的無奈。

他也是這樣以為的。

他又看了看電話裏的訊息,心底大概渴望著莊富豪會挽留他。

莊富豪那天安排了全天的工作,從早上開早餐會直至近午夜,都沒停過...

【父子年下】 A Concoction 謊言 (莊雋穎/莊富豪)(19)

很感謝很感謝喜歡我文章的各位 我還真的沒想過 這麼冷的cp 這麼偏門的腦洞都能得到你們的稱讚 你們的留言給我不少的動力<3

19

翌早莊雋穎就只直直地攤在床上,直到近中午十二點,他還是累得不願動。

早一晚他待自己清醒點了後還是強撐著精神,抱著莊富豪到洗手間清理,又抱了他回房間睡。

莊富豪完事後早就睡得昏沉,這一來他倒是近體力透支了。

但他心中還是甜蜜的。

他伸手拉住了旁邊莊富豪的手,感覺到他的僵硬,望過去才知他也醒了。

「怎麼醒了也不叫醒我呢?」莊雋穎拉緊對方的手。

莊富豪臉色蒼白地攤在床上,愣愣地望著天花板,沒有回應,只慢慢縮回自己的手。

莊雋穎突然更清醒了,拉住莊富豪的手問:「怎麼了?」

莊富豪坐了起來...

【父子年下】 A Concoction 謊言 (莊雋穎/莊富豪)(18)

18

莊富豪和冼志強撕破了臉,心裏倒沒什麼不安,反而是冼志強對他說的話讓他耿耿於懷。

他攤在自己的床上,腦裏不斷回想著冼志強的話。

莊雋穎剛回香港時總說陌生床睡不慣,每晚都捧著枕頭鑽進自己的被窩裏。在羅馬他們一直都睡在同一張床上,莊富豪就沒有反抗,順了莊雋穎的意。

莊雋穎夜裏見莊富豪不太累時就攤在床上和他聊天,直到莊富豪睏得不行了才讓睡。

他有時睡著了就會抱緊身邊的莊富豪,莊富豪很喜歡他的胸膛,所以從來沒有推開。

那次之後,莊雋穎也用手替他解決過兩次,兩次都是莊雋穎主動的。

這晚莊雋穎去玩了,留了他一個人攤在床上,床突然好像大得很,讓他睡不著。

他想起冼志強說他和莊雋穎形影不離,還有他為莊雋穎破例做各種各樣的...

1 / 4

© 胡晴 | Powered by LOFTER